最新发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考古发现 - 最新发现
  • 东风路上园小区工地发现古代墓葬群
  • 来源:赵今   发布时间:2016-01-11 17:13:00   
  •        2015年7月-9月,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东风路上园商住小区项目建设工地发掘了时间跨度自西汉至宋代的各时期古代墓葬共计14座,出土各类随葬器物100余件。其中编号M6的一座西汉墓葬,编号为M2、M3、M4的唐代墓葬形制结构保存较好,出土了较多的随葬器物,现将这几座墓葬的清理简况做一简要介绍。
     
    整个工地航拍照片
     
             M6:
     
            位于整个工地中部偏西南位置,因建设方施工取土作业暴露,为一长方形竖穴土坑木椁墓,发现时可以观察其西侧尚存部分墓道残迹,由此可以确认整个墓葬的方向为坐东面西。墓葬内部堆积经刮面观察,还存在着外椁侧板及封门的板灰痕迹。
     
    清理过程中发现,该墓葬近几十年内即遭受过一次较严重的盗掘,盗洞自墓道北壁下进入,向东在墓葬中部及后部均有转向,如是将整个北半侧的随葬物品盗掘殆尽,在盗洞中可见盗墓者遗留下的现代红砖残块及用作支护作用的木板,另还可见少量盗掘活动遗留下的铜器残片,可辨器形者有铜鼎。
     
            令人欣慰的是,墓葬南半侧基本未遭破坏,出土了60余件各类随葬器物。所有的随葬器物按质地可分为两类:一类为金属器,主要为青铜器,清理出青铜壶三件,铜镜二面,及青铜盆一件,青铜壶除一件外,其余两件均保存尚好,另铜镜原当均放置于漆木器样的镜奁之中,唯因年代久远,镜奁已经腐朽;另一类为陶器,多数为釉陶器,个别火候高者已可作为原始青瓷器标本,按器形主要为各类容器,主要为壶、盒、罐、四系罐、匏壶等,另还有模型明器二套,分别为陶井和陶灶。
     
    M6内盗洞分布(左侧较深处)
     
    M6内出土器物情况
     
            M2:
     
            为一长方形单室小型砖墓,位于整个工地内东部,发现时其上部已遭破坏,仅在平面上可观察到残余砖壁痕迹,砖壁为三顺一丁法砌筑而成。经清理,其西侧尚存一小段排水沟残迹,墓室残深约40厘米,北、东、南三面砖壁上均存灯龛及壁龛。墓室内整体以青砖铺地,西头有约三砖宽度的部分略低于墓室内地面一层砖的深度,是为祭台,多数随葬器物均位于此处,可见随葬器物以瓷器为大宗,器形上可见有盘、碗、盘口壶等,另有若干“开元通宝”铜钱。墓室内中部有用砖平砌而成的棺床,略高于墓室内地面一层砖的高度,但因年代久远,葬具及人骨等均不存。
    M2全景
     
    M3:
     
          位于M2南侧,因破坏严重,发现时已有器物露头,经平面清理确认,其周边不存砖壁,但西侧仍有排水沟结构,因而推断其当为土洞墓。墓室平面略呈东西向长方形,中有一砖砌排水沟从墓室内中部向西一直延伸至墓室外,排水沟西部尽头处为一宋代竖穴土坑墓所打破。
     
          墓室内中部出土一批青瓷器皿,器形有罐、盂、碗等,经专家鉴定,所有器物均为长沙窑出品的未上彩青瓷器。
     
         另该墓葬中较为特殊的现象是,其构筑排水沟所用的砖均为自他处取来的较早期的砖,年代大致可定为东汉-南北朝时期,而非唐代所造。
     
     
    M3全景
     
            M4:
     
            位于M3南侧约20米处,也为一长方形砖室墓,平面仅见其东半部,西半部墓室已被破坏,但后经清理,其原有墓圹范围及西侧封门墙沟和排水沟尚存。
     
    该墓葬整体略大于M2。
     
            该墓葬因受严重破坏,出土器物较少。主要器形和器类仍以青瓷质地的罐、碗、杯等为主,但该墓葬的构筑方法和结构等信息是这座墓葬较有特色的地方。
     
            首先,该墓葬的墓壁由内外两层砖壁构成,内层以平砖错缝法砌成,外层则为先在土圹底部南北两侧各预留一层砖厚度的生土台,于生土台中部以砖砌筑地板的同时,在生土台上砌砖开始起券,因墓顶不存,底部可见起券的方式并非用楔形砖,而是将用于粘合剂的土以左右高度不平的方式形成向内的倾斜度,由此向上起券。
     
           其次,地板砖的铺法为每一排砖之间均预留约5厘米左右的宽度,而并非全部铺满,结合后期清理过程中位于地板下发现的排水沟痕迹,推断此种做法当为方便排水所用,现观察到的情况当为砖间排水沟。
     
           第三,在墓室中部地板砖之上还以两排砖并排砌成棺床,棺床宽度窄于墓室宽度。棺床两侧地板砖之上还置有以卵石堆构成的散水结构。
     
    M4全景
     
           该建设工地现场另还发现宋代及时代不明的墓葬10座,因出土器物较少或年代无法认定,在此暂不做介绍。